第二十一章 無名海 雨墨當大夫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第一卷 初識修仙途

    第二十一章 無名海 雨墨當大夫

    看著三十多丈長的鯨魚,雨墨恢復正常了,感覺自己像做夢一樣,自己的思想根本不聽自己的控制,在生死輪回中游蕩?粗@巨鯨,雨墨出現了一絲同情,看著天上的鳥,產生了一絲厭惡。雨墨拉著小白跳到巨鯨的背上,拿手匕首驅趕著海鳥,不讓海鳥去啄鯨魚的傷口,看著二丈長的口子,雨墨一皺眉。雨墨坐在鯨的背上,看著海鳥在天上盤旋,雨墨在儲物袋中找出來幾樣藥草。雨墨取出秋石角兩棵、鬼針草拿出一棵、燈籠草三棵、還有一棵接骨草。想了想拿出兩個最最小的妖核,扔給小白一個妖核,讓小白在一邊吃了,另一顆給個鯨魚準備了,有元嬰級別的妖核給鯨魚,再難的傷有可能很短的時間痊愈。

    雨墨在儲物袋里找到自己的一件衣服,又把小刀拿了出來,把衣服裁成一條條的擰成一股繩。做好了準備活動,雨墨跑到鯨魚的前面,對道鯨魚說:“你能聽懂我的話嗎?”

    鯨魚眨了一下眼睛,好似在說聽的明白。

    “張嘴,把它吃了!

    鯨魚傷的不起,只微微張開一點縫隙,雨墨爬到嘴邊把妖核扔到鯨魚的嘴里,又艱難的爬回的鯨魚的后背!澳阋ψ“,我要給你動個小手術!

    雨墨也不管鯨魚聽不聽的見,把四樣草藥都揉碎了,放到一個大貝殼里;走到鯨魚的傷口處,仔細的檢查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深的傷口!這是那幾頭海龜造成的嗎?”雨墨看著這巨大的傷口,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寒涼。

    雨墨又用另一個貝殼打上來些海水,在海水中又倒入不少鹽,小白看著雨墨的動作,以為又要開始燒烤了呢;雨墨看著小白,笑了一下,說了句:“一邊去,小吃貸!卑研“宗s到鯨魚的尾部去了。

    雨墨用海水,好好的給大鯨魚清理一下傷口,清理完傷口,用草藥又給涂抹一遍,最后用小刀在鯨魚身上做上了縫紉活,二丈的傷口,在幾寸一個結,幾寸一個結的打著,像似給巨鯨的后背做了一個很大的拉練。遠觀這條鯨魚的后背,就是一條二丈長的拉練,遠遠看著這條拉練,輕輕一拉就會給鯨魚的后背打開。雨墨給鯨魚治完傷,跳到自己的船上了,站在鯨魚的對面。

    “你讓我頓悟,我給你機緣,你憑借這顆元嬰級別的妖核……!币膊恢泅L魚能聽明白不,雨墨像念經一樣,說個沒完,可能是這些年也沒見過什么人,也沒見過什么動物,頭一回遇到一個不一樣的動物,所以……。

    雨墨看看那鯨魚上方鳥兒還沒飛走,還在盤旋,想了想拿出一些烤魚扔向天空,有靈力的加持,那烤魚像會飛一樣,從鳥兒前方飛過,那些鳥奮力追趕,一只最快的海鳥,釣著烤魚飛跑了,有幾只去追那只烤魚去了。其它的還有那盤旋,時不時的看著雨墨這塊,因為這塊有會飛的烤魚出沒。

    一條、一條、又一條、這船旁飛出了十多條烤魚,那群海鳥也望了此行的目的地了,全都跟著這神行舟而來。雨墨看著鯨魚身上沒有海鳥了,船開始慢慢劃走了。

    遠遠看去,天上好似有成千上萬只海鳥圍繞著一只小船,哪怕有十分之一的海鳥落在船上,都能把船壓翻。

    太陽快落山了,海鳥也漸漸飛走了,看著海鳥飛走的方向,正好也是西方,天空又成了寂寥。

    天上無一片云彩,水上無一片帆船,儲物袋里再無一條烤魚,只有一人、一猴在寂寥的無所事事。雨墨又給小白一顆妖核,小白這變態都吸收了好幾顆元嬰期的妖核了,就是沒有升級的現象。雨墨自己吃下個饅頭,斜靠在船倉,看著一望無垠的大海,心胸似乎變得開闊,似乎使人神清氣爽、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海水波浪一個連著一個向船上涌來,濺起好幾尺的浪花?粗“昨榭s著睡在船倉里,雨墨從儲物袋中取出件衣服蓋在小白的身上。自己也躺在船倉中,聽著海風吹過,海浪一浪高過一浪,后浪推前浪,浩浩蕩蕩涌向這條神行舟,沖刷著小船上的塵埃。

    夜色已暗,聽到了雷的轟鳴聲,雨墨不由自主地扭動身子,恍惚之間,一朵朵浪花擊中神行舟的船倉。這時,雨墨才體會到什么叫大汗淋漓,什么叫水火無情。

    雨墨和小白幾乎同時跳了起來,同時跑到船倉出口處,看著漆黑的大海,雨墨也感到一絲害怕。這種害怕是打心底的寒意,也不是真的害怕,是在細胞中,是打遠古遺傳下來的對大海的畏之心。

    雨墨邊上的小白,好似無所謂的看著大浪一次次打向小船。兩位雙手把著小船,跟著船兒起起伏伏,上下飄搖。

    漸漸的雷聲逐漸大了起來,在雷的伴奏下,閃電也越來越粗大,從天到海,從海平面一直連通到海底。這閃、這雷、這電在雨墨的心眼開花,這畫面實在是太有震撼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烏云卷積著,電閃雷鳴般,天公瘋狂傾泄著雨滴。小白看著近在直尺的雷電,就要上前與雷電比試去,叫雨墨一把拉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啦!”雨墨對著小白怒吼著。

    小白看看雨墨:“有那么危險嗎?我要是結丹了也會有劫雷的!

    “那不一樣,你結丹時那雷只是普通的劫雷,普通到你都不用作什么準備,以你的肉身和神識對待結丹的劫雷是相當輕松,這雷是天地之雷,比普通劫雷還要強上幾分!庇昴珜χ“捉忉屩。

    “主人哥哥你放心吧,我只接一絲絲雷電,沒事的?梢宰屛业纳眢w更上一個臺階!毙“滓幌绿狭舜系男》,小手向天伸準備接雷電試試。

    又一道雷擊到不遠的海面上,雨墨看著雷電在海面上快要消耗沒時,小白一越而下跳入水中。

    聰明的小家伙,小白根本不是直接去碰觸雷電,而是直接跳到水中,身上只有少量的雷電游動著,這電把小白四肢電的一直痙攣,小白在水中時常的跳動一下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小白的動作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這難道是……。

    這樣煉體最好不過了,這樣不用天才地寶,不用費勁出汗,不用辛苦練習,不用……,不用好多,只要往水里一跳,就可以鍛煉身體的,使身體不懼怕雷電,使身體兼任度加強,修練好了能達到古修士的中煉體士的壯態。

    雨墨想了想,自己接過天地間最強的雷,這點苦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雨墨也爬到帆船的船帆上了,等待著下一個雷電的到來,小白剛爬上船,下一個雷電到來了,這回直接擊到雨墨頭上了,雨墨的身體一下僵直了,從船帆上掉到帆船上,身體一直在抽搐。

    一刻鐘時間雨墨坐起來了,摸了摸頭,只少了幾棵頭發。剛叫雷電擊中時,以為自己完了,因為看過紫霄天雷的效果,以為這雷不如紫霄天雷,那還不得讓自己有少許傷害啊?扇f萬沒想到,自己一點事都沒有。

    小白跳過來用神識說了句:“一切都是天意,一切都是命運!”又一次跳到雷海之中。

    雨墨這氣的,小白這哪是妖獸,這分明是個妖精,一個自學成才的妖精。

    雨墨自己叫雷正正經經的給霹了一下還沒事,他感覺身體還變強些,沒有受傷可能是身體藏有36絲紫霄天雷,這雷是天道下第二強雷,基本上說紫霄在此諸雷退位。

    紫霄在雨墨的經脈中游走,在不斷祭煉雨墨的身體、經脈,通過雷擊后雨墨也感覺紫霄天雷絲有一點變粗的征照。

    看著天空烏云密布,雷電一個接一個,雨墨站在船帆上等雷霹,一個小猴站的離雨墨好遠,跑到船尾,還有等雷打到水中,再次跳下去,這樣小白身體也更加強壯,更加有韌性。

    這一個一猴一會你跳下水,一會你被電的直哆嗦,來來回回好多次。

    雨墨終于不滿足這海中之雷了,控制著神行舟,沖向了雷電聚集區,這一夜兩位尋雷者,都如愿的變成了雷公。

    遠看著船帆的桅桿上,一個雷人在那閃閃發光,一只猴一上一下的來回跳著。

    天邊一抹紅白,天漸明,魚兒出來打食吃,累了一宿的兩位雷公呼呼大睡,風停了,雨停了,太陽出來了,曬的小白直往某個角落里躲。雨墨也醒了,聽到肚子“咕!币宦曧。

    小白聽到這聲,用小手也在肚子里摸了摸,跑到船邊跳入大海中,十秒、二十秒鐘,小白手中一條三尺多長的海魚扔到船倉里,一會又是第二條魚。雨墨馬上明白這套路了,叫小白上了船。

    “也沒有能升火的地方,你弄這兩條魚怎么吃!”雨墨對小白神識傳音。

    小白也不愉快的登上了船,眼淚淚汪汪的看著那兩條三尺多長的大魚,那心情只有雨墨知道。

    雨墨把魚收入儲物袋中,無意中一抬頭,看到前方有幾個綠色的小點。

    雨墨怕那幾個綠點是海中那幾頭惡龜,感覺它們最少也得是三級妖獸,相當修士中的結丹大修士。

    躲過海中怪物的雨墨和小白,繼續往水下潛,下潛的過程中,空中的光線逐漸變暗,又下潛了幾十丈深,水下變成了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雨墨用神識觀看四周,拉著雨墨的小白,此時亮起了一雙靈眼,雨墨透過靈眼看到了海底的景色。海底不僅可視度極差,還涼的可怕,基本跟冰水混合物的溫度相近了,似乎就要凍成冰了。

    雨墨吸收過戰龍蝦的“內丹”對于這些寒氣早已不在話下了,而小白是靈長類動物本身抗寒能力就強,又是妖獸二級了,這么點小涼根本不當回事。這么深的水中,壓力也驚人,雨墨和小白都在運行著靈力抵抗著。

    小白這個外來居民,看著什么都有些好奇,一只一身“紅衣服”的大蝦經過,小白游過去,就捉了起來。這只大嚇亮出胸刺,狠狠扎了小白一下,小白一痛手一松,這只大紅蝦順勢就跑了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逃跑的大紅蝦,想起了這種蝦是叫芒蝦,藥經里寫到:芒蝦蝦干可入藥,煉丹,可作為去風寒的藥引子,用它制作的藥,見效神速,除了修士哪有人能到達海底這么深,修士哪有得風寒病的。

    有幾個凡人能請動修士來海底為他采藥、捉蝦、煉丹。芒蝦如果拿到世人中,那可是比黃金還貴重,相當于神藥的存在。

    雨墨向前游去,用手輕輕的又捉一只一樣的芒蝦,放到儲物袋里。放到儲物袋中的芒蝦馬上失去了生命力,因為儲物袋沒有儲存活物的功能,里面沒法留存氧氣。雨墨和小白在海底捉到了幾十只重量在半斤左右的芒蝦,還有兩只一斤的大芒蝦王。
閱讀雨墨修仙傳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pk10挂机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