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望月島 雨墨巧逃離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第一卷初入修仙途

    第六十一章 望月島 雨墨巧逃離

    雨墨在回客棧的路上發現有三伙人在雨墨的身后,雨墨快速的趕往雜貨店去取靈符,來到雜貨店門前一看在關門,難道店主拿錢玩消失了。

    正常的店鋪做生意時間都得到晚上才關門,這才下午就沒人了,這是不是為了定金消失了。

    雨墨回到了客棧,在這望月城中雨墨覺得,好似沒有人向自己動手,但一出城這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只有先出城,遠離那些跟蹤的人,買靈符那定錢就那么算了,小命比東西重要。

    雨墨在客棧中收撿好的行裝,又把那紅臉大漢的行頭裝辦上了,雨墨向著那半山腰的老人那跑去。

    來到了小院外,沒等雨墨敲門呢,里面出來一笑呵呵的老者,正是那請雨墨喝茶的那老者。

    “小友,進來坐會吧,怎么今天就想離開這望月島了嗎?”

    “恩,不知老人家怎么能幫我離開?”

    “那個不急,先陪我喝杯茶!

    “這茶是不錯,只是不能貪杯!”老婦人端著茶杯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好的,謝謝您的仙茶,這茶真是好東西!”雨墨客氣的說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這是我孝敬您的,這壇子酒還不錯!

    “這哪是不錯,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猴兒酒!這是幾十年的陳釀吧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也不太懂酒,這是朋友送的,我也不知是多少年的!

    小白傳音給雨墨說:“這酒有一百年以上了,這是胡娘上回說的!

    “是啊,這都百年的酒了!”老者都已經聽到小白的傳音了。

    雨墨腦門漸出汗了,這老人家得多么強大,我和小白的交流他都能知道,這神識強大到什么程度了,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怎么才能離開這客棧,不叫別人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別急,這個客棧啊,在城里只是一個小型傳送法陣,來往于這空山和城市內,你只要從后山出去,他們就找不到你了!

    “那么容易啊,那怎么出去?老人家!

    “看在這猴兒酒的份上,我再幫你一回,你身上最少有三股勢力給你下了跟蹤的法術!

    “雨墨一聽,這心跟著突突的,這要是出去了,還不叫人給大卸八塊!”

    老者在雨墨的頭上,輕輕一揮身上冒出了三個不同顏色的絲線來。

    “他們這點技能在我這都沒有用,小友,我讓你帶的茶葉別忘了。是昆吾山后山,不是別的地方,可別送錯了。這茶就這么多,都得好幾百年!

    “老人家,不能忘,我雨墨對天發誓,只要我能到九州大陸,我一定把此茶送到,如若不辦,天打雷劈!

    “好,好,好了,發這么毒的誓言做什么?你個老不死的,竟欺負小孩了!崩蠇D人在旁邊笑罵了老頭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沒欺負他,是他自己發的誓言,和我沒關!”老者也笑著回應著。

    “你的木靈根已經大成了,不用喝我的仙茶了,但你的小猴子可以喝一些,它的靈根還不是純正木靈根,似乎還有些別的靈根在里面摻雜著,我看你這小白猴不錯!庇昴镁璧哪抗饪粗抢项^,因為自己的隱私在人家老者面前就不算隱私了。

    “老伴啊,我們帶小友去后山的山洞去吧!”老者喊老婦一同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不去也不行啊,呵呵”雨墨的感覺,老婦人看著自己的目光,有那么多慈祥、慈愛,這不像看鄰居家孩子的眼神,好似看自己家孩子的眼神一般。

    雨墨跟在老兩口的身后,一步步向著山頂走去,雨墨看著這座山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天,天上無云,一眼看到天邊的感……。

    看著山上的綠意,透過這綠看著天上的藍。

    天空中一行小鳥飛過,打破了這種寧靜。

    幾只小鳥帶動的風,好似吹倒了林中的花朵,雨墨跟在老兩口的身后,轉到了后山的一個山洞口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兒了,孩子!跟我進到山洞里吧,這里有一個小型的陣法,能夠離開這座山!

    雨墨跟著老者進入了這山洞,這山洞先是有一條狹長的過道,過道高不足六尺,雨墨能夠直著身子在里面走。

    墻壁的四周看著很似光滑的,沒有人工雕琢的痕跡,好像是一條大蛇在里面鉆出來的。

    往里走了二十多丈的距離,雨墨看到前面出現一個大廳,大廳中有一個大石臺,臺上畫著密密麻麻的符文。

    老者一指,這個符文陣:“就是這里了,你小子不錯啊,這個陣可能都百十來年沒開過了。也就是你啊,換第二個人來,我也不給開!

    老者,讓雨墨站到陣法的中間,自己和老婦人分列陣法的左右,每個人手中握著一個中品靈石。

    老者手指向地面的符文陣法,兩位老者的靈石,同時放到了地上的凹槽內。

    這個法陣在放上兩塊中品靈石的同時,從地面上慢慢升起了一層光罩,光罩一下子罩住雨墨的身體,在光罩里白光不斷的流動,好似靈力在暴動。

    光幕一閃,雨墨消失了,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老東西,你也承認他的身份了,也愿意把茶給他喝了!”

    “恩,我看這孩子不錯,將來可能成功吧!”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將來能怎么樣啊!

    “想他做什么?不還有一萬年的嗎?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萬年啊,怎么能不急,要是……,哎,沒有辦法了!”

    風輕輕的撫過雨墨的小臉,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痛,這是什么風啊,這么強烈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一邊是海,一邊是山,海這一面是立陡石崖的,另一面是緩坡,雨墨從山崖面很難下去,一不小心有可能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雨墨往回走準備繞道去海邊,在離開此島前,先找人打聽一下晨星島的位置,不是說上古傳送陣在那里。

    雨墨離開海邊,又得找人去問問怎么去晨星島,雨墨心里有些后悔沒有問問朱家兄妹兩晨星島的位置在哪?

    雨墨看到田里有幾個人在勞做,好似在種著稻谷。

    雨墨身著一個長者走了過,深深一禮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打聽個道,你知道晨星島怎么走么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魔鬼島吧,聽說那里老鬧鬼,還鬧妖精,可不能去那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捉妖精的,沒事的老人家!庇昴珮泛呛堑恼f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一定能找得到,傳說這個島距望月島不太遠,從望月島碼頭出發,清晨出發行至晚上就能看到,如果風向不對你得回來重走,反正走錯就容易進入到迷幻海,進到那里可就難活命了!

    雨墨聽著老者的介紹,心里有些不太明白,為什么還不一定能找到,難道這個島嶼是活的嗎?

    聽老者的意思,這個島嶼上一定有什么妖獸,鬼霧什么的。

    雨墨低頭看了看,這個柳神木,膽氣不由的足起來了,難道我這一個小修士,一個大修士會怕那些鬼霧?

    雨墨還繼續往回走,再找找人問一下,時晨星島的具體位置,可往回走沒多長時間,就看見那官道上,那煙塵滾滾的飛速奔來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哪里的人,為什么來望月島?”

    雨墨一看是青衣派的人,眼珠一轉。

    “我是海外才回來的修士,不知閣下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我是青衣門的外門弟子,門主命令查此人,此人盜走我們一件重寶!鼻嘁麻T弟子。

    看著那人手中的面卷,雨墨一看這不是自己嗎?這是在拍賣會時自己的裝束,翩翩公子綸巾羽扇,看似逍遙啊。

    “我暈,我什么時偷你們的寶貝了?”雨墨這是易容了,要不非得打這個小子一頓不可。

    那青衣門的首領,看著手中的畫像,又看看雨墨的容貌,又看看雨墨的身材。

    雨墨想了想自己還得回望月島的碼頭,要不也沒法去找晨星島,雨墨順著官道往望月城方向趕路。

    傍晚時分就看到望月城了,雨墨想了想還是別進城了,要是讓人認出來,自己這小命可就不一定能保住了。

    雨墨在城門外,離碼頭不太遠的地方,找一棵大樹,雨墨一縱一爬,來到大樹的上面,找了個合適的位置躺在樹干上,半睡半醒的時候就聽到不少人,在樹下經過。雨墨揉揉眼睛一看都是青衣門的人,因為衣服是最好認的。

    看著那一隊一隊的順著路向雨墨走過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知道我從哪個方向來的,還是檢查我那個青衣門的弟子發現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雨墨實際上也是很擔心自己的安危的,自己也沒得罪青衣門,只是買東西時叫人看到了自己的財富,就叫的惦記!”

    這個青衣門還真不是好的門派,我這是沒有能力,將來你看我有能力時一定好好教訊一下這幫無賴。從幫眾到幫主,沒一個好東西,青衣幫可能就是靠這個發家致富的。

    雨墨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,睡夢中感覺自己還在神行舟上,在大海中漂流,身體隨著海浪在上下的翻飛,一個大浪過來,自己和小白差點從船艙里掉出來。

    又一個大浪襲來,雨墨抱住船艙的門不撒手了,任海浪怎么拍打、任海風怎么咆哮雨墨也不松手,在大海中堅持,在小船中與大海在抗爭。

    “當~當~當~當!”一聲鑼響,震動著睡夢中的雨墨。

    “碼頭市場開市了!”人們在吵雜聲中紛紛起來,奔向碼頭市場而來。

    雨墨跳下大樹,來到了早市中看了看,雨墨買了些干糧,像什么饅頭、花卷、糕點、火燒等等。

    還買了一些熟食,如牛肉、豬肉、羊肉等等。

    還為玄龜和小白也準備了大量的肉食,所以雨墨這一來,不引注意都不行了,因為他把整個碼頭市場中的吃的給買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雨墨轉一圈就把大半個市場的肉食給買沒了,干糧也給買個七七八八的。

    雨墨買完東西,馬上的向馬頭跑去,雨墨也怕人家發現自己的易容。

    等青衣門那些家伙來,哪有自己的好果子吃!

    雨墨放出神行舟,迅速的登船向西行去。
閱讀雨墨修仙傳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pk10挂机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