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一○四章 珊瑚島 雨墨布大陣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第一卷初入修仙途

    第一○四章 珊瑚島 雨墨布大陣

    雨墨駕駛著神行舟快速的向北面飛行,雨墨想以最快的速度趕往自已的洞府中,在那可以把這五行大陣布置其中,換掉原來的五行陣。

    雨墨在夜空中,看到天空中有無數流星滑落,一閃一閃的流星在雨墨的眼前經過,這些流星在天空中是短暫的,它在很短的時間內把自己全部的能量完全釋放出來,也燃盡了自己的全部生命。

    流星的生命就是這樣短暫,在這短暫的時間內無聲無息,但它無怨無悔,比起天上其它的星星是那么無聞,它充實而有意義的生命更值得人們去記憶。

    雨墨感覺那流星閃閃的一瞬,是這流星全部的價值,也使得流星的生命更加的有意義。夜幕因流星而閃耀,短暫因閃耀而永恒,雨墨覺得自己就像那流星一樣,在這短暫的生命里,要把自己的光輝發展到極之處。

    神行舟沒有開啟防護,速度也沒有達到極致,雨墨的頭發在風中有些凌亂,用手輕輕的向后一推,雨墨看著星空的流星有了要發光的覺悟。

    夜空中一道白色的光影滑過,后面跟著一個黑色的影子,只是船上的人沒有發現它的存在,這只海鳥一直從望月島跟到了雨墨的洞府處。

    雨墨下了神行舟,來到了大陣之前,看到玄龜快速的跑了過來,傳音道:“主人,你們可回來了,讓我擔心死了,你們回來了就好!”

    雨墨看得出玄龜是發自內心的話語,看向玄龜的雨墨說道:“有時間再聊吧,我得重新布置一下大陣,要有強敵來了,我們能更好的應付!

    原本雨墨想把這原來的陣法去掉,想了想,還是別去掉了,雨墨把原來的五行陣法中的陣旗全部取出,重新插在了洞府的左右,這個小五行陣,作為新陣法中的一個小陣。

    雨墨取出35桿陣旗,又取出五個陣盤,一把令子旗,雨墨學著天機夫人的樣子,取出五把陣旗,向北方一拋,在小后的后山馬上升騰起一片迷霧,一只更大的玄龜出現在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雨墨又拿起一個陣盤,拋入陣法之中,這玄龜身體漸漸膨脹,漂浮在大陣的上空。

    雨墨又取出,五桿陣旗,向西方一拋,小山的西面馬上云霧繚繞,雨墨把陣盤向陣中一拋一只大型的老虎出現在西。

    雨墨取出五桿陣旗,向南方一扔,陣旗上方又出現了一只大型的朱雀,陣盤一扔那朱雀也展翅搖翎的向天上飛去。

    雨墨取出最后五桿大旗,向東方的位置一扔,地上升騰起一片白霧,白霧中隱約的看到一條龍的形狀,雨墨把陣盤一拋,輕龍也升空而起。

    看著四像陣,雨墨有些無語,外五行,內五行,一共十只神獸,這大陣感覺缺少些什么?

    在雨墨的沉思中,看著迷你的五行小陣,又看著真正的五行大陣,說是五行,還是缺少一行啊,能不能讓這小陣變成另一個呢?

    雨墨看著四周的,西方白虎主金,北方玄龜主水,南方朱雀是火,東方青龍主木,那中央應該是土了,用這陣演化一下,看看能不能真正的變斷五行大陣呢?

    這是前無古人的嘗試,雨墨也不知道,他的異想天開,這叫無知者勇,就因為對陣法的不了解,才敢這樣的嘗試,因為五行相生

    相克,不是所有的東西拿過來就可以用。.

    雨墨拿出那五行小陣的陣旗,向空中一指,出現了四只簡化版的神獸,只見雨墨手向空中一指,喊了一聲:“融!”

    令旗一揮,雨墨作出一個大膽的猜想,這幾只神獸能不能融合到一起,這大陣的土實際上就是指的指揮者,中央為土,四方斷金、木、水、火,感覺上沒有土,實際上這大陣正好是五行相生,但有一點必須有人主持大陣,才能五行全,而主持者還必須有一定的修為,才能讓大陣的五行不亂,這些天機夫人都沒有說,要想戰元嬰修士,雨墨的修為可能還是不行,就好像木水桶裝水,雨墨就是那個短板。

    雨墨嘗試四神獸相融合,融合的位置就是大陣的正中間,在小陣中是土的位置,在這大的陣中也是土的位置。

    四小神獸一相融合,就真正的形成了土之靈氣的一個陣眼了,這個陣眼中慢慢升一些霧氣,霧氣里有些翻滾,好似有一只什么獸要孕育而出,雨墨把神識和靈力輸入大陣的指揮旗中。

    向那虛影一拋,虛影馬上凝視了,好似有了神智,是一只神獸,是麒麟,土之神獸,四獸之王的麒麟,麒麟一出四獸馬上臣服。

    大陣中,把土設為五行之主,麒麟獸自然成為這五行獸之首,這才真正形成一個五行大陣,五獸與雨墨同時心意相……

    因為麒麟是陣旗所化,有雨墨的神識和靈力所支撐,以后大陣運轉起來,靠天地的靈氣,就能維持大陣的輸出了,五行大陣的是五行而出,五行之力運行的好是相生,生生不息的;運行不好,就是相克,兩兩相克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形成的幾個神獸,取出了自己的極品靈石,向每個陣盤處投放了一塊,只見大陣光芒大盛,整座山的霧氣更加濃了,好似能聽到五只神獸在空中長嘯,把千年的萬年的期盼,在這和嘯中全都一傾而出。

    雨墨心神一動,整座大陣的圖像馬上出現在雨墨的紫府之中,在這大陣中雨墨就是王,雨墨就是這大陣中的主宰,心神一動,大陣中所有的東西,都清清楚楚了。

    雨墨的三只靈獸,在這大陣中也毫無阻礙,歡快的小白、靈動的小夢、憨厚的玄龜,在這小山上來回的跑著,這霧氣對于它們毫無作用,這些霧氣都是由雨墨的神識控制的,根本不遮擋這幾個小獸。

    天上的神獸一陣嘶鳴,把多年沉積的郁悶發泄出去,那天上的玄武巨龜,看了一眼下面的玄龜,微微張口,一絲靈力從口中射出,一下落到玄龜的身上,只見這玄龜的身體藍光一閃,身體內的雜質一下子從身體各個部位向外流趟著,玄龜高興的看著虛影,好似在向長輩致謝一樣,烏龜微微向玄武點頭,這就相當人們給別人磕頭吧!

    看著玄龜的污垢,天上的青龍一張口,一股水柱直沖向玄龜,沖洗掉玄龜身上的污垢,這青龍的水柱中還有一絲綠色,這是木之靈力,可以修復玄龜的身體,青龍久居水中,天上的這幾個神獸,只有青龍是雙靈根,一木一水,也只有它和玄武的關系最好,所以就幫了一下玄武的后輩。

    天向的玄武向青龍點一下頭,慢慢的消失在天地之間,之后的青龍、白虎、朱雀也消失在天地之間,最后的麒麟巨獸的虛影才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五行的運轉應該是生生不息的,這個大陣在天

    地靈氣的作用下,會永不停的運轉,因為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,木又生火,五行流轉故相生直至永不停息。

    木生火主要因為木性溫,火隱伏,鉆木而生火;火又灼熱,能焚木,灰為土,火生土;金藏于山林地下,故土生金;少陰之氣(金氣)溫潤流澤,金靠水生,鍛金可為水,所以金生水;水溫潤而生木,所以水生木。

    這就是萬物相生之理,沒有其它的原因,還有的就是五行也相克,運用不好五行要相克,那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五行之中的金就克木,木克土,土克水,水克火,火克金,五行相生的同時,也有相克的一面,所以大陣要是設計不好,就根本起不到一絲的作用,也就是雨墨膽子大,把這千百萬年的五行大陣給改版升級了,變成真正的五行大陣,可以自主的防御了,這回雨墨的第五靈力的短板,也在雨墨這膽大妄為中給補上了。

    雨墨升級完自己的洞府的同時,把其它的陣旗也取了出來,看看這些陣旗,雨墨叫著玄龜,來到了雨墨附近的小島上,布下了這些陣旗旗盤,些時要從遠方看這些珊瑚島,那真是云霧繚繞,仙氣騰騰!

    月亮又高高掛在了天空中,風吹在雨墨的身上有一絲絲涼意,雨墨回到洞府之中,點上了火把,在洞中看著那本得來不易的“珍寶”的玉簡,這是復制下來的關于靈木奇木的部分。

    上寫:“第十七卷,天下之靈木篇!

    往下的內容就是:

    天下之神木有:離桑之木,坤茶之木,乾柳之枝,艮天之楊,四大神木

    四神木的作用,不說,只是說所有的靈木的作用,在這四棵神木上都有所體現,只要有四神木木到場,其它木靈所有的能力它們全有,據說乾柳之木,已升仙界,其留下一個枝叉,這個枝叉還留在人界。

    離桑之木所居昆吾后山,百年不得見昆吾,后山更是難去觀。

    坤之茶,可以改體煉神,是萬物不可多得的寶貝,它的茶是萬極靈石也不能一口的。

    艮天之楊,沒有世人見過,這只是個傳說。

    四大神木這下,還有養神木、清心木、辟邪木、煉器木、煉丹木,在這些樹木之外,還有一個種類叫異木。

    異木就是來自于個界的靈木,就好比符果樹,是來自異世的果樹,這果核被修仙者稱為極之木,因為符果可能是來自極外之地,就這樣把符果核稱為極之木,那果核中有一絲外界的氣息,還有不少關于外界氣息的巨木野草呢,只要有外界氣息的都叫做極之木。

    下面還有些其它的靈木,神果的介紹,朱果的也有。

    雨墨看到這就知道了極之木,嘴角一下就上揚起來了,把儲物戒指打開,在里面找找那幾枚果核,找了半天沒找到,呼啦想起來了原來在藥王令中呢。

    雨墨取出了藥王令,神識進入到藥王令中,雨墨找到了那幾個符果核,是當初雨墨和小白吃完后的果核,雨墨還想將來能自己種一棵呢,誰知道這東西用處還不小呢!還有幾個果子沒有吃,雨墨也有些舍不得吃了。

    雨墨把果核放在手上,用力的掂了掂,就這東西,害的我是東找西找,沒有辦法的找,原來我就有,這真叫做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。
閱讀雨墨修仙傳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pk10挂机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