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一〇七章 晨星島 雨墨欲傳送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第一卷初入修仙途

    第一七章 晨星島 雨墨欲傳送

    “主人,你是遇到什么危險了嗎?這么著急,如果不是……!毙斢行┎簧岬膯栍昴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玄鬼,跟自己也是出生入死的伙伴,雨墨也很是舍不得玄龜。

    “玄龜,你我主樸一場,我也不瞞你,我剛才殺的都是結丹修士,如果讓我在外面遇到,我是九死一生。我怕他們的幫派會派人來殺我,我得趕往九州大陸,也不知什么時能回來。我只能帶兩個靈獸去,你的身體太過龐大了,我無法帶去……!

    玄龜默默的不出一點聲音,雨墨也是十分的不舍得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還會回來嗎?我在這島嶼上等你回來……!

    “我雨墨發誓,在我有生之年,用一切辦法,一定會回到這珊瑚島上的,再來找你!庇昴壑幸踩菧I水,這么長時間的相處,雨墨和玄龜也產生了一定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對了,玄龜,這幾天你就淺到海里,離這島嶼遠一些,我怕哪個老家伙上門尋仇,即使有這大陣,也不一定能頂得住!

    雨墨又來到島嶼后面的那個小島,那里被雨墨設了一個簡單的迷霧的陣法,那島嶼還是不小的,來到上面,雨墨放出了那十只紅色的蝎子,在放出蝎子時,雨墨的神識落到每個蝎子的身上,這它們不至于對自己產生敵意,做完這些雨墨就要放出飛舟,向那傳送陣飛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雨墨,你這是要離天啊,那還得等一會,你把那修為最高的修士尸體帶著吧,我一會幫你煉制作一具傀儡,到傳送陣時,我也可以符在它的身上,相當是一個人傳送!

    雨墨來到洞中,把那幾具傀儡放到里面的洞中,把修為達到元嬰級別的傀儡帶了出來。

    噬靈控制這個傀儡,來到之前的戰場上,這傀儡雙手一嘩啦,雙手上出現了不少的法寶殘片,就這樣飛回了雨墨的身旁。

    雨墨看噬靈做完準備了,取出神風舟,在神風舟上放上上品靈石,光一樣的速度奔向西南方向,向著那有迷霧的晨星島駛去。

    在神風舟上,噬靈又一次控制了雨墨的身體,在神行舟上讓這傀儡的與法寶碎片融合,時間是飛快的,雨墨看著那些碎片都融入到傀儡之身體中,取出那畫好的靈符貼到傀儡的腦門之上,又取出控制符放到雨墨的左手上,雨墨右手咬破在控傀儡的靈符上一點,血液滲入靈符,這傀儡金光一閃,消失不見了,雨墨又一滴血滴在控制符上,這符也金光一閃,消失不見了,雨墨在紫府中看到一張控制符。

    那神行舟的速度真是如光速一般,月余的路程不到半天,就這樣的到達了,雨墨也制作完成了人生中第一具傀儡,以為是元嬰期的,誰想煉器材料太雜,原來元嬰修士的身體也只不過煉成了結丹中期的修士水平。

    這多了一位結丹期修士,雨墨也是高興萬分啊,有幾個煉器期的修士有結丹期的保鏢啊。

    雨墨站在天空,來到了這迷霧之地,想著當初那鯨魚進去的方法,自己控制小船到水中。

    雨墨船行至一團白霧處,開始模仿著巨鯨一會向左一會向右的移動著,向前行一段看到幾座山峰,雨墨記著是向第三個山峰行去,向前又行了一段距離,山峰消失了。

    前面出現幾座島嶼,雨墨聽著島嶼上的狼叫,判斷著往里行進,雨墨是邊回憶邊觀察,來到了那一排排小島上,看到了鯨魚的

    樂園,剛一進到這里來,那些鯨魚一下子都沉入了海底,只有拉練那條鯨魚游了過來,一看是雨墨,那興奮的噴出幾道水柱。

    雨墨急切的讓小白跟它說,去晨星島讓鯨魚帶路,那鯨魚歡快的答應了,雨墨跳上鯨魚的背上,快速駛向那晨星島。

    在不知是哪的天空舊,有幾位高階修士快速的在天上飛行,從兩個方向向雨墨所在的晨星島飛來!

    “快一些,那個殺我徒弟的修士好像要去古傳送陣,不能讓他通過傳送陣,速度快些!”這一行人坐著一個大型的飛行法寶,有一個修士正在前方控制著法寶的飛行的方向、速度。

    雨墨在這拉練鯨魚的背上,看著眼前的層層迷霧向身后滑過,雨墨心中有莫名的感覺,難道這是有什么預示嗎?

    雨墨催促著鯨魚的速度,不一會來到了晨星島上,雨墨來到島上直接就跑向那離天密境的位置。

    雨墨以為這次的進入還需要破關才能來到里面,一進來離天境中,好似這離天境認識雨墨一樣,青光一閃,就來到傳送陣的前一層的益,雨墨順著那個山洞,走到了大門前,推開大門后,看到傳送陣,雨墨是真害怕了,這種心悸的感覺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當雨墨來到這傳送陣時,心里多多少少才放下點,雨墨的動作并沒有放緩,反而更決了,因為感到了危險的臨近。

    讓噬靈附身于傀儡之上,小白、小夢、傀儡和自己每人手中握一個符果核。

    雨墨把神行舟令交給小白,把火焰令交給小夢,同時讓小夢把藥王令給吞了,如果能成功,這就多帶一樣東西了,把二十四橋明月夜交給噬靈,自己手拿玉清昆侖扇,就這樣雨墨準備傳送了。

    因為四句話里只讓四個生靈傳送,每個生靈帶一個寶物,雨墨把兩個極品水晶給小夢了,讓它含在嘴里,因為小夢是吞天獸,什么都能吃,不知能不能騙過大陣。

    雨墨安排完事,開始安裝極品靈石了,當雨墨還沒有把最后一個極品靈石放到卡槽里時,就感到一陣的天崩地裂,山洞的上方被人強行攻破一個大口子,五個人閃現在雨墨的上空。

    雨墨的手更加快速的把靈石放到卡槽中,放完之后,左手那寶符往身上一拍,右手一把不管什么符祿全部向天上一拋,這時看天上那真是五色十色。

    天上有火球符,冒著紅紅的火光,沖向天空上的那幾個人;天上有馭水符,變成水龍也向幾人沖去,天上還有金鋼符,神龍護體符中神龍在天上盤旋,天上各種符祿不斷的變化,把雨墨的上空,變成了一個五色十色的爆炸聲不斷的天空,那五個人剛一進來,就出現這種效果,根本不知是怎么回事,都往生一撤,這就給雨墨一定的時間了。

    就看那青光一閃,大陣開始運轉了,地上的符紋開始快速的發著白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家伙要逃,師兄們,災只是低階符祿,我們一同進攻,打碎這傳送法陣,這小子的寶物就全是我們的了!彼鶃韼兹酥械囊蝗烁吆。

    這時幾個才反映過來,只見天上五道靈光,從天而降,雨墨控制著寶符的范轉進一步加大,這是為了保護傳送陣的順利開啟,雨墨咬著牙,感受著,這五股力量,這寶符真是強大,硬 是把五道靈光給擋了下來,寶符更加的暗淡了,可能一下半下就要碎裂了。

    喊話的那個也是一驚啊,一共五名元嬰修士的攻擊,叫下面這個小修士硬是給擋

    下了,這小修士的法寶那不是普通的靈寶,一定是仙寶級別的,或是神級寶貝!

    “兄弟們,那小子法寶一定很牛,誰搶到是誰的!”就在這話的誘引下,其余的四名元嬰修士也使盡了全力,通過法寶放出自己最強的一擊,只見天空上,五道七色光,從天而降,帶著磅礴的力量,帶著殺人的威勢,帶著不容侵犯的權威直沖雨墨而來,雨墨用盡全力,把靈力全部灌入寶符之中,只見寶符精光大放,在五道光柱的沖擊下,硬抗著,雨墨一口血吐了出來,用余光看著大陣,大陣的光芒已經全開了,一道光柱從地上慢慢的向天上伸去,只要這光柱升到天空中,那傳送完成了。

    時間也不等人,那五名修士又一次攻擊被雨墨攔下,這不只是想搶寶貝的沖動了,也都有一絲害怕,這小修士有這樣的寶貝,能硬抗五名元嬰修士的兩次攻擊,這得有什么樣的底蘊!

    這是什么樣的家族才有這樣的法寶啊,反正是青衣門是沒有,那個煉尸宗可能有嗎?

    幾個元嬰修士,不約而同的使出看家的本領了,都想一下擊殺雨墨,省得有后顧之憂啊。

    第四次攻擊,幾個人都不約而同的慢了一些,好似都在把靈力充滿,之后來之最強一擊,就在這些,那個白色的光柱,快要升上天空了,只有幾個乎吸間,只要光柱升上天空就能夠完成傳送了!

    雨墨把僅有的靈力再一次注入到寶符中,光符寶芒更大,好似完成最后的始命一樣,比上幾次的光芒更盛。

    幾個元嬰修士十二分的力量向雨墨沖來,只有最后一個呼吸的時間了,就能夠完成了,只著一點一點,半個呼吸。

    只聽到“刺啦”一聲寶符的破碎,雨墨一口血噴出,在噴出鮮血的同時,雨墨真有不甘心,雨墨的內臟好似寸寸碎裂,一滴血正在從嘴角流出,雨墨也露出一絲苦笑。

    雨墨在滴血的同時,一抬眼看一下,天上那五名修士,哪怕是成為厲鬼也不能放過那些家伙一樣,一定要把他們全記到自己的腦子里。

    一個瘦弱,顴骨很高,眉宇間透出一股邪氣,小小的眼睛炯炯有神,一身青衣威風凜凜的站在天空中。

    一個個子不高,不胖也不瘦,她那紅潤的臉上透出一絲媚態,經那夕陽紅光映照更顯得特別的鮮艷。那雙奪人心魄的大眼睛,閃爍著不一樣的熱情。雨墨看著她時,她的嘴角微微地向上翹起,好像總是微笑著,即使在生氣的時候,也掩蓋不住她那美麗和嫵媚。

    一個好似書生一樣的修士,一張刀條臉,身體好似很淡薄一樣,一陣風就能刮走一樣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,一臉的刀傷,作為元嬰修士,自己易容是十分方便的,這家伙可能是結丹之前就這副模樣,也沒有改變,看著很是嚇人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人,雨墨沒有看太清楚,只感覺那不是一個人,好似一個幽靈一樣,臉是看不太清晰,雨墨只記得他穿件黑色的衣服,衣服上有花,一朵看不清的靈魂之花。

    雨墨只在這半個呼吸間,記住了這五個人的音容笑貌,雨墨心里是死后做鬼也不放過你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眼前的五道光柱,就要臨近自身了,在這天地之間,雨墨閉上了雙眼,雨墨在等待死亡的臨近,雨墨感覺時間好似停止了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夢看著光柱的到來,身體都向前傾,正沖光柱奔去。

    “哎,還得看我的!”一個不大的聲響起。
閱讀雨墨修仙傳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pk10挂机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