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一一五章 天子河 雨墨認兄弟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第二卷踏上修仙路

    第一一五章 天子河 雨墨認兄弟

    微風吹過,夾雜著細碎的小雪粒,在火苗的上空飛舞著,那魚的香味引來了兩只小動物,一個是雪白的小猴,一個雪白的小狗,實際不是小狗,這吞天獸也不知怎么越來越像是一條小狗了。

    小白站在小夢的身上,從遠處的林中快速的跑來,來到魚湯旁邊就走不動了,那眼睛都快要掉到湯里了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這小東西,沒好氣的說:“過去,這不是給你們的,你們要想喝魚湯,等一會我再幫你們做!

    兩個小家伙瞪著大眼睛看著雨墨,看著小白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雨墨是有點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著,我再做兩個碗給你們喝湯的!

    雨墨又走到那節段木前,用木之靈力一掃而過,這又一段木頭應聲而落。

    這樣雨墨又截下了幾段,雨墨拿起一節木頭,靈力透體,讓這木頭中的木之靈力,向著不同的方向移動。

    這碗就這么形成了,一個兩個,雨墨一共制作成了四個較小一些的碗,這碗冒著綠色的光暈,這是雨墨獨創的制碗術。在制作完這四個碗之后,雨墨又制作成功了個木勺子。

    雨墨拿著碗用勺子給小白和小夢每獸盛了一碗,雨墨自己也盛了一碗,之后又往那鍋里添加了一些魚肉,這湯還在繼續煮著,這香香的魚湯使雨墨等三位都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,只有雨墨喝完沒有別的反應,再看那兩個小獸,小白是一口之后,小手一動那碗魚湯就完部入了那小猴子的肚子了。

    那小夢一口之后,就像惡狼一樣,頭向前一送,幾口就把魚湯給喝沒了。

    只有雨墨在一口一口品嘗著這鮮鮮的魚湯,用這天子河上游的水,煮這河中之魚,能使魚更加鮮美,這從各山上匯集下來的泉水,不乏有靈泉水,那用這水煮出來的魚湯不僅營養豐富,而且還富有靈氣,這樣的美味是不可多得的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夢一個拿著小碗,一個叼著小碗,就好像是要飯的一樣,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雨墨是又要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有時間再給你們做,我看看你們從山上找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雨墨這一轉移話題,這兩個小家伙,馬上像報功一樣,從別邊取過來兩樣東西。

    一樣是人參,這一棵人參只有人參的主體,是用暴力從土中拔出來的。

    雨墨看到人參的是有二十來年吧,這人參也不算小了,比自己的百年人參要小很多。

    那小夢嘴里叼著一節山藥,這山藥也是不少年的了,這也可以入藥,也可以當食物的。

    雨墨把山藥拿了過來,用水洗了洗,把山藥洗了干干凈凈,拿過來一個大些的碗,雨墨把山藥用木棒在碗中搗碎了,放入一些河水,把這碗也在火上,雨墨這是把這山藥當成米飯了。

    雨墨又把那山參洗了洗 ,把山參直接放到了山藥之中來,雨墨也不知這樣做有什么后果,但雨墨知道人參是補品之王,反正多吃一定沒什么壞處。

    雨墨正在準備著病人的第一餐時,只聽見“哎喲!”一聲,這聲音有些甜甜的感覺,好似有些娘的感覺,雨墨身上有些麻麻的感覺,心想這大老爺們怎么聲音這么“娘”呢!

    雨墨急忙走了過去,看向那病號,那病號也正看向雨墨

    ,他愣了一下,馬上又看看四周,好似明白些什么?

    “恩公,是你救了我嗎?”一個弱弱的聲音發自那個病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看你在河里漂著,就把你給撈上來了!原本以為把你給安葬了就完事了,誰知你還沒有死,只是被毒藥給藥暈了,我把毒給你解了,你一會喝些東西,你會很快的好起來的!”雨墨看著那病人說著。

    那個人看著雨墨眼中有一絲感激,也有一絲的落寞。

    雨墨把他輕輕的扶起來,靠坐在一個大木頭旁,給端來了一碗魚湯,拿著木制的小勺,一勺一勺喂著魚湯給那個病人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個人問著雨墨。

    “雨墨!”

    “我叫林仙童,叫我仙童就行了!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到這里了呢?”林仙童問著雨墨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一言難盡,反正是我第一次來此地,好像迷失這山林中了!庇昴痪湔嬉痪浼俚暮土窒赏闹。

    “你呢?怎么掉到這河里了!

    “我和叔父離開家,正趕往烈火門,誰知路上遇到劫匪了,我叔父死了,我只能和老管家,一路前行,去找這烈火門!

    “那老管家呢?”雨墨問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老管家和我喬裝改扮,裝成了乞丐,還是叫壞人給認出來了,我們中毒差點就成了水中之惡鬼了!

    “那你們是在哪被人害的!是在前面的小鎮嗎?”雨墨問著林仙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們還沒到小鎮呢?我們行至一座古廟中,老管家做飯時,被人下的藥,我身上的財務都沒壞人給弄去了,我的信物還在包裹里呢!

    “我這樣去烈火門人家也不能收我!兄弟能幫幫我嗎?到時我一定有重謝,只要幫我取回信物,我會被收為內門弟子的,我一個幫你弄個外門弟子當當。聽說烈火門的外門弟子收入也頗豐!

    “恩,我可以考慮一下,我救你也不求你答謝,只是順路。要是有機會我會幫你把信物搶回來的,你能幫我進入烈火門就行了,就算答謝我了!

    雨墨來到這九州之地主要有這么幾件事,事件一為了找尋母親,事件二找一找大師兄,事件三是把藥王鼎送還給藥王幫,事件四是把一包茶葉送到昆吾山的后山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這林仙童要去烈火門,正好去查查這個火焰令牌的出處,只有查到母親給的信物的作用,才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。

    所以雨墨就答應那個林仙童的要求,雨墨要對付幾個蟊賊還是輕輕松松的,所以沒有怎么考慮就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我當時中毒了,剛從古廟中跑出,就毒發了,一頭掉進這天子河中了,所以順著水流就漂到這里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前面有什么鎮子,也不知我從離開古廟掉到河中多長時間了,我只是記住了中毒后,山前有五六個人哈哈大笑,管家拿著樸刀沖去,讓我從后門跑向后山,之后我就掉到懸崖下,落入這天子河中!边@林仙童慢慢的講著自己的經過。

    雨墨聽著那林仙童的介紹,一勺一勺的把魚湯全部喂給了林仙童,雨墨又去火上取來了,那碗山藥人參粥,用小勺把人參給搗碎了,一勺一勺的喂給了林仙童,林仙童看著雨墨眼中滿是感激,自從家道敗落之后,除了叔叔和管家沒人對他這么好,只有雨墨這個不知哪

    來的家伙對自己這么好。

    林仙童已經把雨墨列為了朋友的行列,不管以后怎么的發展,這雨墨就是自己唯一的朋友,對只是唯一的朋友,原來的朋友們都因為……,不理我了,我也不怪他們,只是家里遭遇到變故,要不自已的家事,誰不得……。

    林仙童就這樣在心中認為雨墨這個“兄弟”,雨墨還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在人家心中提升的這樣快呢!

    雨墨看著這林仙童把這半碗周給吃的差不多了,心中一塊石頭終于落下了,只有這樣雨墨才敢肯定這林仙童徹底的沒事了,毒解了,病好的也能快些。

    現在林仙童的病不過是營養不良和在水中泡的時間過長了,雨墨走到河邊,又轉過了一個彎,把神行舟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回雨墨沒有加靈石,只是讓舟在水面上航行,這樣省得把那林仙童給嚇到了。

    雨墨把神行舟行至林仙童的附近,跳下了船,來到林仙童的身邊,一屈身雨墨抱起了林仙童,林仙童的黑色臉的下面,出現了一層紅暈,他似乎剛要反抗,一看雨墨那雙深邃的大眼睛,又順叢的把頭藏到雨墨的肩膀處。

    雨墨沒有發現這林仙童的樣子,如果發現還不得起一身的雞皮疙瘩!

    雨墨來到河邊,雙腳一點地,一步來到了船上,船艙中沒有多余的空間,雨墨把小白和小夢收到了二十四橋明月夜中,這空間內也只夠兩三個人呆的,沒有小白和小夢的戲耍,空間感覺還大些。

    風不算大,吹不進這船艙之中,這船艙是這小船的中心,是這法寶的中心,這功能是十分強大的,即使沒有使用靈石,這船還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的。

    雨墨和林仙童在這小船中,順著河水漂浮著,這方向正是雨墨化雪時看到了小鎮的方向,所以雨墨沒有向神行舟發現任何指令,任憑著小船在河中漫游著,雨墨看著河邊的小樹、看著河邊的青山、慢慢的向身后倒去,河水不急,風速不大,船還在慢悠悠的行駛。

    看著郁郁蔥蔥的青山,雨墨感覺自己是一個路人,在這碧波蕩漾的河上行船,河水所過兩岸之間,看著這美麗的景色,心中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愜意。

    夜幕還沒有來到,太陽已在河面上消失了,這是一個黑夜,月亮還沒有升到天空。

    “雨墨,你現在多大了?”林仙童打破了二人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十五吧!我沒有生日,我師父撿的我,具體多大我也不知道。師父說從撿到我的那天算起的,我因該十五了!庇昴珱]有隱瞞的說。

    “我也十五,你應該比我大,以后我叫你哥,行嗎?”那林仙童的聲音越發的小了,好似有些不好意思一樣。

    雨墨沒有在意林仙童的表現,大大方方的說:“好!我還沒有一個真正的小弟呢!以后你就叫我哥哥,我就叫你弟弟!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,林仙童看著雨墨的表情,硬是給逗樂了,看著雨墨說:“哥!”

    “哎!”雨墨看著林仙童答道。

    這一聲答應,雨墨真的把這林仙童當成自己的兄弟了,因為雨墨除了小白這一個異族兄弟,沒有真正的親人呢,從出生到剛才,只有這一個人喊雨墨為“哥”。

    雨墨的眼框有些濕潤了,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感動雨墨,這一聲“哥”確實把雨墨的眼淚給叫了下來。
閱讀雨墨修仙傳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pk10挂机软件